今天是:2017-9-25 星期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 主页  >> 综合改革 >> 综合改革 >> 正文
走过两载的温州民办教育改革
时间:2014-02-17    点击率:226    
字号选择〖    〗  
 

温州是全国民营经济的先发地区,也是浙江省的教育大市,全市现有各级各类学校2724所,其中民办学校1608所,约占整个教育的60%。两年前,作为全国唯一的民办教育综合改革试验区,该市率先在全国实施民办教育综合改革,于2011年出台了《实施国家民办教育综合改革试点加快教育改革与发展的若干意见》及9个附件(即“1+9”文件);此后,在该文件基础上,不断完善并形成了获浙江省认可的“1+14”改革方案。核心是围绕“民办学校的教师社保、编制、法人定位、属性、产权、合理回报”等十大突出问题而进行,目前温州各县市均陆续启动了改革,但进展情况各地参差不齐,而温州给自己设定的时间表为5年,并希望从“改革试验区”成为“改革示范区”。

改革涉及五个方面

温州市教育局副局长戚德忠是此次改革的参与者。2013年11月22日下午,他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政策层面来看,温州民办教育改革有很多亮点,在分类管理的基础上出台了财政支持、税费优惠、土地政策、投资回报等系列配套政策。此外,还对民办学校的产权、法人属性、合理回报、教师保险等方面都有相应的突破性政策。

所谓分类管理。据戚德忠介绍,就是将民办学校分为营利性与非营利性两类:营利性的改为企业法人单位,在工商部门登记,以高新技术企业类别享受5年免税政策,先交后返;非营利性的改为民办事业单位,归民政部门登记,财政给予购买服务。

据记者了解,当初,温州市出台的“1+9”文件,主要针对民办学校的法人属性、队伍建设、财政扶持、土地优惠、税费优惠等五大问题进行了改革。一是在办学体制上,明确区分营利性和非营利性两者性质,对非营利性全日制民办学校按事业法人登记、管理,对营利性的全日制民办学校按企业法人登记、管理。这一改革改变了过去民办学校待遇不公,既享受不到公办学校享有的土地、税费等优惠政策,又要按照企业标准去缴纳相应的税费的问题。二是在投资体制上,吸引社会力量和民间资本进入教育事业领域。支持企业、行业、公办学校、外资等通过独资、合资、合作等多种方式办学。支持探索委托管理等办学形式。三是在融资体制上,探索组建由国资引导、民资参与的教育担保公司。鼓励民办教育协会组建担保公司,为民办学校提供贷款担保等服务。支持事业型和企业型的民办学校将学校设施、非教学设施、学费收费权和知识产权作抵押或质押,向银行申请贷款。四是在师资待遇上,凡取得相应教师任职资格、参加人事代理并从事相应教育教学工作的民办学校教师,均按公办学校教师标准参加事业单位社会保险,并享受与公办学校教师同等的退休工资。五是在财政支持上,从2011学年起,温州市财政除了每年安排3000万元作为民办教育专项奖补资金外,还以生均教育事业费为基准,建立政府向基础教育民办学校购买服务的经费投入制度。

此后,经过不断修改和完善,最终形成了温州市民办教育综合改革的“1+14”政策,即1个纲领性文件及14项配套实施办法,从登记管理、财政扶持、融资政策、队伍建设、产权属性、合理回报、税费优惠、土地政策、治理结构、办学体制、金融支持办法、最低工资指导线、会计核算办法、社保补充规定等方面全面进行制度重建,对原有体制、机制实现创新与突破,并在100家民办教育机构率先实施。

改革进程有快有慢

采访中记者发现,尽管“1+14”政策适用温州各辖区、县(市),但各地进展却参差不齐。

根据温州督考网2012年7月12日发布的《民办教育综合改革试点工作进展情况通报》显示,11个县市、区均成立了由党委或政府一把手任组长的民办教育综合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瓯海、永嘉、平阳、文成同时建立了由政府分管领导担任召集人的部门联席会议制度。苍南还成立了民办教育协会。鹿城、瓯海、泰顺、苍南4个县市、区已正式出台“1+9”政策贯彻实施意见;瑞安、洞头、文成3个县市、区的“1+9”政策贯彻实施意见已经政府常务会议通过,准备提交常委会研究;龙湾、平阳2个县市、区的贯彻实施意见正在征求意见中;乐清、永嘉2个县市、区仅起草了贯彻实施意见初稿。

与此相对应,各县、市、区财政扶持资金落实情况为:4个已出台“1+9”政策贯彻实施意见的县、市、区均设立了专项奖补资金,其中鹿城100万元、瓯海500万元、泰顺60万元、苍南1400万元;7个未正式出台“1+9”贯彻实施意见的县、市、区也拟设专项奖补资金。其中龙湾300万元、乐清300万元、瑞安700万元、永嘉100万元、平阳100万元、文成100万元、洞头100万元。但各县、市、区仅停留在学生人数核对、资金测算等前期工作。

对此,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温州教育界人士认为,这跟当地领导的重视与支持程度有关。

“改革最大的阻力不在于钱多钱少的问题,而在于领导的观念,在于领导怎么看待‘姓公和姓私’的问题,这直接关系到改革的力度与效果。”2013年11月21日,苍南县教育局民办教育办公室主任王大爱如是对到访的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

据王大爱介绍,改革刚启动时,他们心里也有顾虑,一方面觉得政策突破有难度,另一方面担心改革步子迈得太快可能要承担很大的风险。好在县里的领导很重视,在推进民办教育实施改革意见中强调了“民办教育是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在实施中加大了力度,特别是在土地行政划拨方面的优惠政策及时落实到位,还给两个纳入改革的优质幼儿园以行政划拨的方式供地。

“其实,办好民办教育是为政府省钱。”王大爱告诉记者,以培养一个小学生为例。公办学校培养一名小学生,市级财政要出1.4万元,如果补助民办学校30%,只需几千元就可以。

“课程一样,培养目标一样,而公共财政节约2/3,政府与民办教育实现双赢。”王大爱对本报记者说。

改革尚需进一步深化

“温州是教育大市,全市现有各级各类学校2724所,其中民办学校1608所,约占整个教育的60%,其中,1/4左右的民办学校纳入了改革。”戚德忠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乐清等地改革进展较慢,平阳、永嘉、瓯海、鹿城、苍南等地进展较快。

对于改革进展缓慢的原因,乐清市教育局副局长连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乐清比别的地方慢了一拍,主要是社保没有统筹好。

“目前乐清参保教师只有2000多人,而其他县市达到6000人左右。”连明说。

关于这一点,乐清民办教育界意见很大。前不久,乐清21所参与改革的民办学校举办者、管理者在乐清市外国语学校就改革的焦点问题进行了讨论。大家针对2013年11月12日下发的《乐清市民办学校人事代理教师参加事业单位社会保险有关事项告知书》提出了几个问题:一是乐清市2013年度事业养老保险缴费基数为2500元,而温州市平均月缴费基数为6810元,明显偏低。二是以事业单位名义申报参与改革的民办学校,将来教师退休费用如何计算,还是未知数。在讨论中,有人认为教师身份、待遇不能二元制,民办教育综合改革就是要打破长期困扰民办学校的壁垒。

而温州其他相关县(市、区)均已落实好民办学校聘用的公办教师待遇问题,乐清在这方面仍悬而未决,大家对此感到有些失望。当日,21所与会的民办学校联名盖章表示拒签,并形成了一份向上级进行合理诉求的《报告》。

对此,温州教育界一位不愿意具名的相关人士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温州民办教育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很多问题不是教育行政部门一家能够解决。

“比如,政府实行购买服务的时候,就涉及到很多具体问题。仅就教师社保而言,因为有很多教师是外省的,他们在老家交的社保算不算?社保说算,可财政又说不行,因为政府购买服务主要是为了给教师补社保,他们的社保在老家的时候交了,那民办学校的钱不就多出来了吗?对财政来说,一年凭空又多了几千万,这个钱不仅仅是来自经济的压力,更让他们担忧的是钱下去以后要承担监管的责任。此外,还有民办学校的融资,就遇到了质押的难题。非教育用房和收费权能不能质押,虽然跟金融办、银行、法院等相关单位进行了对接,但是至今仍未找到破解的办法。”上述温州教育界人士说。

而在浙江东方学院院长戴海东看来,民办学校有诸多制约因素,待遇低、没有编制、人才流动性大、办学经费不足,这些制约瓶颈如果不加以解决,将会导致民办教育的办学质量下滑。

“温州民办教育改革就是针对这些问题而展开,从目前来看,至少稳定了教师队伍,但改革最终成效如何还有待进一步检验。还需要政府相关职能部门进一步解放思想,树立对公办民办学校一视同仁的观念。”戴海东表示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4-01-10,作者:江宜航 林春霞)